钱 01

开始近距离接触,怎么才算好好地”花钱”,有一段时日了。自我标签贴了:大白,就是比小白高那么一丢丢的意思。

不过就这点个头,回想起来还是经过两次发育才长起来的……

第一次对钱觉醒,估摸着在7,8年前的样子。始于什么不得了的精妙契机,也全然忘了……就玩儿了一段随手记,把每日花销事无巨细记下来那种;还混了一阵子理财论坛,付钱参加了次不知名组织的线下理财游戏交流会;之后盲目地在离家老远的银行根据一位不认识的理财经理的建议,办理了每个月拿出部分工资定投到不明就里的基金的业务。

真正是初生牛犊不怕虎!

更甚是,投完那个基金以后,我似乎就把这一系列事儿都忘记了。除却每个月收到扣款短信的日子会稍微动个念想,觉得自己也算额外存了点钱,之外就连它长久以来是涨了还是跌了,都一概稀里糊涂没弄明白过。

再后来,到了去年初,正好需要一笔小的周转,才忽然想起这笔存款。不查不知道,一查我立马惊呆了,怎么会多出来这么多钱!是不是银行弄错了?赶紧再手动核算了几遍。

稍有投资经验的人其实一看便知,这点收益绝不算夸张。但我当时真是没见过世面,对股票以外的投资理财一无所知,以为自己就存了笔活期,没两年功夫,竟然能多三分之一本金,真是意外之喜。

于是,我又自信满满地做起了蠢事。应急以后,我把这笔钱原封不动地一下买入了那只基金,补回了割掉的仓位。这次,因为尝过了它的甜头,我开始对它疼爱有加,隔三差五去户头关心它的成长。

又没想到,这下苦恼接踵而来。最初看到的那些盈利,竟然莫名其妙地缩水了。

待我拿着纸笔把账一笔笔算清,才终于意识到,不能再闭着眼睛瞎折腾了。何况现在肩负的责任也多多了,不比当年,天不怕地不怕。

于是,我又自信满满地走上了一段大多数人必经的弯路,全情投入了银行理财经理的怀抱。

因为身边没有这个圈子,信息有限,我也不知道该钱该花哪儿,怎么花,楼下银行的顾问就这么适时地拨通了我的电话。自此,我就成了她的好客户:下个月上线的产品提前预约,理财产品各式新发基金看着广告来一打,忘记进账的现金买点能帮她冲业绩的活期存款。

直到偶然间发现,咦,好像银行卖出来的基金要比其他平台的手续费高大半截?好奇心驱使下,我终于正式自己投身一线了。

 

 

 

梦 01

每个人生来有其独特的使命,不需要外力赋予,也说不出因果缘由。就是,与生俱来,刻在灵魂里似的,这辈子非要到达那里。

曾以为自己已经把这个梦忘了,我总是想,等将来老了闲来无事再继续编织也不迟。现实生活里满地的琐碎和职场中布满的虚拟充实,让人恍惚间便错把最初的情感掩埋到这越积越厚的灰尘下。

情人节去电影院看《爱乐之城》,却被那首”The fools who dream”打动心弦。忽然之间,那些为了一个字反反复复推敲整个下午的时光又活过来了,我闻到空气里氤氲着夏天里万物复苏的气味,那藏在笔记本盒子最深处的一沓沓手稿,有一张的角落里还溅到了水渍,好几个字的蓝色钢笔迹化开来了,有些故事还没有结尾……

我惊醒,我不能像个机器人似地一路老去。这些年办公室的工作,带来的是无限的情感收敛,逻辑对了永远可以解决问题,捕捉利益最大化,但与此同时,它在强制闭合心灵的感受。当太敏锐变成一种拖累,人是会趋利避害的。如果我不回头,将会和那个深埋心底的梦渐行渐远,所谓到将来会续篇的承诺,也只会变成最后的遗憾而空悲切。

人很少会为做过的事而后悔,却常常为没有去做的事抱憾。

在这个绝妙的时代,我不想再错过。

大狮子 01

家里有只大狮子,才能体会王者风范的真谛。

比如,她的观点永远是正确的,错终归在你。无论大狮子占不占理,都请你抓紧时间,端正态度,低下高贵的头颅,确信她的一切看法,承认自己的问题。这样一来省了无休止争辩的时间和力气,二来避免了大狮子的咆哮升级,反正到最后总要认输,何不早些痛快地吞下这口气,王比较容易宽恕迷途知返的子民。

在那些不懂事的年岁里,我曾一本正经地想过好几次要推翻大狮子的统治。可惜身单力薄,根本敌不过大狮子的一声吼。横不了几分钟,便偃旗息鼓,甚至哇哇大哭,然后擦干眼泪去卖萌道歉。

战事告一段落,我满脑袋都是自己很快便羽翼丰满变成为另一只大狮子的样子。觉得是不是只有这样,大狮子才会不得不听我的话,跟着我走。这等待成长的滋味,总是特别漫长。

花开花落,我一天天变得更独立,更自信,有那么些霎那之间,我看到自己说话的样子,像极了大狮子……我原本只想跟大狮子装装样子的,毕竟,自己都受不了的铺张强势,怎么可以用来跟别人交往。

直到那个委屈得在大街上憋了好久,终于在拨通给大狮子电话的一刻忍不住哭出来的下午,才头一回清醒过来,那些我曾嗤之以鼻的霸道,与给我最深的爱和安全屏障的张牙舞爪,源自于相同的力量。正是这股力量,激励着我一次又一次突破极限,失败了再站起来,被欺负了就毫不犹豫地还手。

所以,她说了不再跟我联络,我便再也没有去央求那份莫名其妙的友谊,学会抬起头骄傲地走掉;她忽然成了我近在咫尺的好伙伴,他停止纠缠,她们懂得掂量……统统这些,都是大狮子给我的礼物。

会为过去自己不能用更立体的视角去看大狮子而感到愧疚,我想这就是长大成人的一种。

 

我 01

在过去相当长的时光里,我一直把别人对自己的想法,看得比什么都重。

因为心思敏锐,总能比一般人察觉到更多细微的表情,语态和小情绪。但凡遇上对方隐约透露出消极的意味,我总能第一时间捕捉它,并迅速把火苗熄灭。

虽然这个与生俱来的小技能,让我被贴上了亲和力第一的好人标签,但只有我心里明白,自己其实过得比谁都累。用如此之大的能量去温暖别人的感受,终究会对自己积怨。

所以我由衷地羡慕以及厌恶,那些竟然会不知道我讨厌他们的人们,他们难道都是闭着眼睛在社交?他们不在乎你是否相信摆在面前的这些言辞,也等不及听你还未说出口的犹疑,更无所谓你藏得好深的微乎其微的不舒服感。约摸也是这样,他们所有的注意力,统统集中在了自己身上,对别人的感知,微乎其微。

我只做自己想做的。如果你不想让我知道你不喜欢我,那我乐得不知道,至少你现在佯装喜欢着我;如果你的确讨厌我的所作所为,那很不幸,你得多花些精力去调整你自己的心态;如果你要结束这对话,你尽可以走开,什么你要我走?抱歉我还乐着呢,等想走了再说。我觉得我总是对的,而且我如此单纯而热情,你为什么如此闷闷不乐扫了大家的兴?

我仅对我本身心思敏锐,让自己快乐,感觉舒适,没有什么比这更重要的事情了。大多数时候,人们赞赏我聪慧伶俐,无可否认他们是对的。偶尔也有人不爱同我打交道,毕竟他们是少数派,正好我也没有多余的精力去应付他们。只和爱自己和自己爱的人在一起,不就是天底下最好的安排么。

真是讽刺,这些人对我,能有什么值得推敲的看法?他们善于敷衍别人,却认真对待自己。我却用这些敷衍,把自己绑得结结实实。愚蠢的人……

 

 

假期 01

这是一个并不让人心情舒畅的假期。

期待的事,没有发生,日思夜盼徒然无功,反而平添了更多烦恼。

生平第一次怀疑自己,这件是不是真的做不成了?即便两个多月以来,我已经努力做出了各方面的调整和改变,依然无法控制未来将走向哪里。

只好一个人窝在沙发里,试图与这深深的失望化敌为友。

自小到大,在爸妈的眼里,都很为我这个大家族里唯一的女孩洋洋得意。觉得只有女儿才是贴心小棉袄,而且从学习到工作,每一样都比亲戚家的男孩子来得更优秀。就着这份与生俱来般的骄傲,我也一直渴望,将来能生一个女孩,小时候可以把她打扮成公主,等她长大,凭她过人的聪慧,翱翔去自己的广阔天空。

只是过去我从来没想过,或者说,亲身经历过,当你真正成为一个女人了,所需要面对的来自方方面面的压力,会比男人大得多。追求事业的途中,雇主会怕你结婚怕你生小孩怕你二胎怕你是传统女性代表,凡事家庭为重。哪怕你的确只单纯想求家庭安稳,又会为自己没有收入没有社会地位并且渐渐跟不上另一半的成长发展而心生恐惧,叫人深夜细数起来都会噩梦连连。

于是,我渐渐开始思量,也许要一个男孩也并非坏事。至少对于这个个体本身而言,世界能给他的时间空间,会比女孩子来得更深更广。无论是否有家室儿女,都永不会成为他追求自我道路上的阻碍。到将来的将来,他既可以选择去做钻石王老五,也可以成为顾家暖男,他喜欢就好。

也许有人反对,坚持说男人的世界更没有退路,但于现代女性而言,退一步就真的能海阔天空吗?且不说越来越多女性逐步觉醒的自我意识,反观男性,他们的平权需求其实也在与日俱增。中低层社会中,他们也开始希望另一半能切实分担经济压力,虽然这个念头多半还隐隐地生在内心深处,但无可否认,苗苗已经破土而出。如果一个女人两袖清风地回归家庭,以为就此便可以过上相夫教子的传统生活,从部分男性的心理构建上来说,也已经很难接受了。加之现代女性背后的父母和亲朋好友也往往更能认清社会发展的趋势,舆论来说并不看好女性脱产的家庭结构。自此便知,大家都是无路可退。

(男性回归家庭面对的舆论PK女性回归家庭面对的舆论:男人是一个家庭的支柱,理应承担起养家糊口的重任。如果连赚钱养老婆孩子都做不到,那还谈什么面子尊严,没出息。——花钱要伸手看别人脸色,从此不能再随便买东西犒赏自己,在家常常素面朝天毫无秀色可餐,与社会脱节和伴侣缺少了共同语言。)

有时候真是很好奇母系社会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它到底真真正正存在过吗?

 

 

 

 

 

假装 01

人的执念,是一种很可怕的东西。

往往脑袋里想着这些物这些人,心思和着他们的美好,苦恼,辗转反侧,被一针一线编织起来,缝在了心上,稍有风吹草动,遍牵动了每一寸神经,坐卧难安。

好想把他们撰在手里,告诉全世界,这是我得。如果我不得,也不代表你就能拥有。

我想得想得头也晕了,人在发颤,心脏扑通扑通,跳得好生作响,震耳欲聋。再往前一步,仿佛就要晕倒在谁跟前。

害怕那根本就不属于我。越努力,越看清命中没有的狼狈相。越没有,越心心念念,没齿难忘。

是谓走火入魔。被控制了心神。

是问多少人能真远离颠倒梦想?

远走高飞 02

整个16年,在这从小生活到大的城市里,四处升腾起一种陌生而又恍惚的躁动。

一夜之间,仿佛每个人都在为置换还是不置换房产而烦恼,为才出生不到两三岁的孩子的教育而焦虑,为生病去医院却得不到很好的治疗而愤愤不平。

原先居住在市中心的本地人,纷纷被动迁去了地铁得开近一个小时才能到达的郊远区域。即便能拿到一些补偿,他们中的大多数却再也回不了原先那些熟悉的街道了。于此同时,在这高楼林立,总也见不到长白云的天底下,熟悉的乡音也渐渐随风消散不见了。

预想到的将来里,除了焦躁,还是焦躁,全然没有岁月静好。似乎多努力也不够,在外企会裁员,进民企得接受朝九晚九一周6天工作,拼命三郎做到退休65岁,发现养老金缺口原来就缺你这口;两边独生子女养育一个孩子必然会重点教育,民办国际学校和学区房相比哪个更烧钱也是很难定夺,何况在你想为孩子铺设的人脉圈里,你自己总得先成为一个值当的人脉。

这场较量,永无尽头……所以我们更需要捷径。

既然孩子迟早会需要跨出国门和全世界的人竞争,那不如早点出去看看天地。既然我们向往在蓝天白云下享受人生的笃定将来,那更要在有能力去为未来争取的时候,勇往直前。

这个世界变化太快了,我们需要随时伺机而动。

如果抱定那些讲求所谓稳健,不折腾,最终落叶归根的老想法,那人生也就只能和所有这些忽明忽暗的焦虑捆绑一辈子。不知道有没有人静下心想过,太多的束缚,其实是后天才灌输的,它们本身并不隐含任何特殊意味。需要你这么做,这么想,把有限的精力全用来关注无力回天的现实,你才能低下头套上磨,继续原地绕圈。现世安稳。

现在这里回眸,我才庆幸,离去和归来,那段好时光,比过去自己总遗憾和感触的,带给我更多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