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期 01

这是一个并不让人心情舒畅的假期。

期待的事,没有发生,日思夜盼徒然无功,反而平添了更多烦恼。

生平第一次怀疑自己,这件是不是真的做不成了?即便两个多月以来,我已经努力做出了各方面的调整和改变,依然无法控制未来将走向哪里。

只好一个人窝在沙发里,试图与这深深的失望化敌为友。

自小到大,在爸妈的眼里,都很为我这个大家族里唯一的女孩洋洋得意。觉得只有女儿才是贴心小棉袄,而且从学习到工作,每一样都比亲戚家的男孩子来得更优秀。就着这份与生俱来般的骄傲,我也一直渴望,将来能生一个女孩,小时候可以把她打扮成公主,等她长大,凭她过人的聪慧,翱翔去自己的广阔天空。

只是过去我从来没想过,或者说,亲身经历过,当你真正成为一个女人了,所需要面对的来自方方面面的压力,会比男人大得多。追求事业的途中,雇主会怕你结婚怕你生小孩怕你二胎怕你是传统女性代表,凡事家庭为重。哪怕你的确只单纯想求家庭安稳,又会为自己没有收入没有社会地位并且渐渐跟不上另一半的成长发展而心生恐惧,叫人深夜细数起来都会噩梦连连。

于是,我渐渐开始思量,也许要一个男孩也并非坏事。至少对于这个个体本身而言,世界能给他的时间空间,会比女孩子来得更深更广。无论是否有家室儿女,都永不会成为他追求自我道路上的阻碍。到将来的将来,他既可以选择去做钻石王老五,也可以成为顾家暖男,他喜欢就好。

也许有人反对,坚持说男人的世界更没有退路,但于现代女性而言,退一步就真的能海阔天空吗?且不说越来越多女性逐步觉醒的自我意识,反观男性,他们的平权需求其实也在与日俱增。中低层社会中,他们也开始希望另一半能切实分担经济压力,虽然这个念头多半还隐隐地生在内心深处,但无可否认,苗苗已经破土而出。如果一个女人两袖清风地回归家庭,以为就此便可以过上相夫教子的传统生活,从部分男性的心理构建上来说,也已经很难接受了。加之现代女性背后的父母和亲朋好友也往往更能认清社会发展的趋势,舆论来说并不看好女性脱产的家庭结构。自此便知,大家都是无路可退。

(男性回归家庭面对的舆论PK女性回归家庭面对的舆论:男人是一个家庭的支柱,理应承担起养家糊口的重任。如果连赚钱养老婆孩子都做不到,那还谈什么面子尊严,没出息。——花钱要伸手看别人脸色,从此不能再随便买东西犒赏自己,在家常常素面朝天毫无秀色可餐,与社会脱节和伴侣缺少了共同语言。)

有时候真是很好奇母系社会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它到底真真正正存在过吗?

 

 

 

 

 

假装 01

人的执念,是一种很可怕的东西。

往往脑袋里想着这些物这些人,心思和着他们的美好,苦恼,辗转反侧,被一针一线编织起来,缝在了心上,稍有风吹草动,遍牵动了每一寸神经,坐卧难安。

好想把他们撰在手里,告诉全世界,这是我得。如果我不得,也不代表你就能拥有。

我想得想得头也晕了,人在发颤,心脏扑通扑通,跳得好生作响,震耳欲聋。再往前一步,仿佛就要晕倒在谁跟前。

害怕那根本就不属于我。越努力,越看清命中没有的狼狈相。越没有,越心心念念,没齿难忘。

是谓走火入魔。被控制了心神。

是问多少人能真远离颠倒梦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