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 01

每个人生来有其独特的使命,不需要外力赋予,也说不出因果缘由。就是,与生俱来,刻在灵魂里似的,这辈子非要到达那里。

曾以为自己已经把这个梦忘了,我总是想,等将来老了闲来无事再继续编织也不迟。现实生活里满地的琐碎和职场中布满的虚拟充实,让人恍惚间便错把最初的情感掩埋到这越积越厚的灰尘下。

情人节去电影院看《爱乐之城》,却被那首”The fools who dream”打动心弦。忽然之间,那些为了一个字反反复复推敲整个下午的时光又活过来了,我闻到空气里氤氲着夏天里万物复苏的气味,那藏在笔记本盒子最深处的一沓沓手稿,有一张的角落里还溅到了水渍,好几个字的蓝色钢笔迹化开来了,有些故事还没有结尾……

我惊醒,我不能像个机器人似地一路老去。这些年办公室的工作,带来的是无限的情感收敛,逻辑对了永远可以解决问题,捕捉利益最大化,但与此同时,它在强制闭合心灵的感受。当太敏锐变成一种拖累,人是会趋利避害的。如果我不回头,将会和那个深埋心底的梦渐行渐远,所谓到将来会续篇的承诺,也只会变成最后的遗憾而空悲切。

人很少会为做过的事而后悔,却常常为没有去做的事抱憾。

在这个绝妙的时代,我不想再错过。

我 01

在过去相当长的时光里,我一直把别人对自己的想法,看得比什么都重。

因为心思敏锐,总能比一般人察觉到更多细微的表情,语态和小情绪。但凡遇上对方隐约透露出消极的意味,我总能第一时间捕捉它,并迅速把火苗熄灭。

虽然这个与生俱来的小技能,让我被贴上了亲和力第一的好人标签,但只有我心里明白,自己其实过得比谁都累。用如此之大的能量去温暖别人的感受,终究会对自己积怨。

所以我由衷地羡慕以及厌恶,那些竟然会不知道我讨厌他们的人们,他们难道都是闭着眼睛在社交?他们不在乎你是否相信摆在面前的这些言辞,也等不及听你还未说出口的犹疑,更无所谓你藏得好深的微乎其微的不舒服感。约摸也是这样,他们所有的注意力,统统集中在了自己身上,对别人的感知,微乎其微。

我只做自己想做的。如果你不想让我知道你不喜欢我,那我乐得不知道,至少你现在佯装喜欢着我;如果你的确讨厌我的所作所为,那很不幸,你得多花些精力去调整你自己的心态;如果你要结束这对话,你尽可以走开,什么你要我走?抱歉我还乐着呢,等想走了再说。我觉得我总是对的,而且我如此单纯而热情,你为什么如此闷闷不乐扫了大家的兴?

我仅对我本身心思敏锐,让自己快乐,感觉舒适,没有什么比这更重要的事情了。大多数时候,人们赞赏我聪慧伶俐,无可否认他们是对的。偶尔也有人不爱同我打交道,毕竟他们是少数派,正好我也没有多余的精力去应付他们。只和爱自己和自己爱的人在一起,不就是天底下最好的安排么。

真是讽刺,这些人对我,能有什么值得推敲的看法?他们善于敷衍别人,却认真对待自己。我却用这些敷衍,把自己绑得结结实实。愚蠢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