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走高飞 01

第一次听闻去到国外的提议,源于高中时代。依稀记得那场聚会上有个别人家的孩子,在德国发展得顺风顺水,赢得大家一片欣羡。喧闹的饭局后,母亲若有所思地看着我问,你想不想出国留学?

出国留学?这四个字在我脑袋里迅速转溜了一圈儿,即被拍死在嘴边,“不去,坚决不去!你们就想着撇开我自己玩儿吧。”那会儿,离开亲人留洋念书的故事还只发生在遥不可及的小说里,带着对父母的偏见和要远离亲朋好友的惶恐,我断然又幼稚地把生命中初次走出去看看的机会随意抛出了窗外。

直到若干年后,海那边又吹来习习微风 。毕业前,同学们扎堆考起了托福,雅思,学业出众的希冀能迈入欧美的世界顶级学府继续深造,没有如此雄心勃勃者,则把它当做一个没有拿到心仪工作录取书的备选方案。我就是后者。抱着这样似有若无的期待,我随便买了几本托福真题做了一遍,就奔赴考场了。成绩出来还不错,足够申请到排位能令自己满意的学校,于是我转身就安心去投起了简历 。很快,初出茅庐的我便穿上职业装进入了一家外企,那张托福成绩单,也被当作为大学期间档案册的一页,被家人收了起来,再没翻开。

只是有时候,种子一旦埋下,迟早有一天会生根,发芽。在后来几年的工作中,我碰到了形形色色的人,经历了各种各样的故事,忽然,那个从最初开始被我冷落了十年的心愿,开始在心里翻腾。

我想起来那天面对母亲的问题,其实有过一丝动心,以为自己要是就那么走了,会不会成为别人小说里光芒万丈的女主角。想起来那年对哥大和康奈尔的如数家珍,以及担心与恋人分隔两地的苦恼。而且,越来越多来公司的实习生,都选择在毕业后出国。隐隐预感,如若将来没有这样一份资历,会轻而易举地被能力不如自己却只是留学涂过层金的人比下去吧?

时代的洪流向远方奔腾着,湍湍不息,无人能抵挡。终于,在无数个下班回家做考题,赶申请资料到凌晨三四点的夜以后,我拿到了学校的录取通知书。记得走的那个晚上百感交集,快跨过机场出发口的那刻,父母终于忍不住微微揉眼睛,是明明流着泪却还想强颜欢笑。这一幕,后来久久地出现在我刚抵达异国时的那些梦境里。

所幸念书不至于天荒地老。毕业后,我如计划的那样回家了,并且比过去更爱这生于斯长于斯的国度。在这里,生活便利,商业发展日新月异,还有各式酸甜苦辣滋养着我的中国胃。更别提可以告别那些,由于肤色, 语言,文化,身份而被排除在外的无可奈何。

当时的我也以为,从此便再也不会离开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